芈司°复健中…

微博@林燃萧默
杂食,爱好挖坑。
不坑文。

【Be your love联文/叶张】标记[ABO设定]

@叶修2017生贺策划 主题Be your love
-叶张,歌曲是《盛唐夜唱》
-因为各种主观上的原因又是大晚上才弄完发我对不起组织orz
-其实本来是有肉的,但是之前那版没保存就没了,然后我炖不好最后干脆拉灯了…也是到现在才发的原因之一非常不好意思
-过段时间我专门开几辆车补偿一下好了[安详瘫]
-对了有ABO设定……本来是开车用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叶修看着下面的人用膳,除了不时搭几句话外他也就在吃吃喝喝的时候张张嘴,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底下的人也知趣得很,见叶修不大想参与进来也不去刻意找事。
这场生日宴看着实在不够热闹。
也并非没有人出来表演一番,但在看到叶修一点心思也没有最后也就没有人出来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直到那些人的到来。
一束淡蓝色光芒从殿外飞入直朝叶修所在。
包荣兴见状,不知道扔了个什么过去帮叶修挡了一下。
叶修看着朝自己飞过来的碎片有点无奈挥了挥手让碎片落了地。
那人应声出现在了门口。
“哟,石不转。”叶修懒懒散散地撑着脑袋喊了声他的名字算是打了招呼。
张新杰没有应,着一身长袍迈步走了进来。
“赐座。”叶修一声令下很快便有人把张新杰带到了早先给他备好的座位上。
叶修这才有了心思和众人玩闹。
众人见叶修加入进来了气氛才慢慢热闹起来,总算是有了生日宴的味道。
不知嬉闹了多久,一个下人走到叶修身边说了几句。叶修扫了张新杰一眼,没多说什么就让人带他去休息了。

 

张新杰借着身份自己去到了叶修的寝殿。
坐定在叶修的床上,张新杰心里打着他的算盘。

 

所有人都知道,霸图的大漠孤烟和兴欣的君莫笑是十年的对手。
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私底下韩文清和叶修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当然战队之间也是。
在霸图,有一件不是秘密的秘密——张新杰喜欢叶修。张新杰一开始跟其他人一样,以为韩文清就算表面不说心里多多少少也有点拒绝的意思。不过事实证明,这一次张新杰没能猜到韩文清的心思。于是在他提出自己去到兴欣给叶修庆生的时候心里有些忐忑,却不料准备好的说辞通通被韩文清不假思索地应允堵在了腹中。
韩文清心里的想法挺简单的。叶修是天乾,张新杰是地坤,在一起也算是天作之合。虽然本身自己也是天乾,平常在张新杰发情的时候也会帮着做个临时标记;但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好友,做彼此的伴侣总会有些别扭的地方,虽然韩文清自己也说不上来哪里别扭就是了。况且他十分清楚他的搭档张新杰对叶修的感情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深,与其阻止导致他们之间的默契受到影响不如随他们去。
不过他有点看不过去张新杰这犹豫不决的样子:张新杰临出发前一天晚上错过了他休息的时辰只为了想清楚他到底要不要表明心意。韩文清决心做一次助攻。在张新杰临出发的时候,韩文清把张新杰叫到了一边。
“拿着。”韩文清递给张新杰一个白色瓷瓶。
张新杰双手接过,“这是什么?”
“催情药。”韩文清淡定答道。
“干什么?”张新杰问。
“给你和叶修用的。”韩文清说完拍了拍他的肩,“快走吧,不然赶不上了。”
张新杰本意是想拒绝的,不过看在韩文清难得在这种事上给他出谋划策也就接受了。
于是现在张新杰嘴里含着药等着叶修,直到快睡着了才终于听到门口传来了动静。

 

叶修被拖着喝了些酒,此时已经醉了。
他算是溜回来的。那群人一个个玩得比他开心得多,现在正借着酒意玩着不知什么游戏。于是他趁他们不注意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
叶修回到自己的寝殿看到里面有人不禁愣了愣,许是酒精影响了思考,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张新杰。
可张新杰怎么会在自己的寝宫?嗯…肯定是自己喝醉了出现的幻觉。叶修在心里想着,却不料自己无意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新杰听着不禁失笑。出乎意料般容易地克服了自己的生物钟带来的困意,起身去把叶修抱住大胆地吻了上去不忘将自己口中微甜的液体渡了过去。
叶修被自己心悦已久的地坤这么吻了上来,下意识回搂住他给予回应。在对方口中掠夺几番,最终不知那药究竟被谁喝了下去。
许是张新杰吧。只是被叶修拥吻着张新杰的心跳便比往常快了不少。
叶修正醉着,意识并不清醒,身上与其本人气质极度不符的茶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而同时张新杰被叶修有些霸道地吻着,似是有些缺氧导致眼眶微红,气息愈乱。
张新杰感觉自己快呼吸不上来了。
叶修终于放开了他,茶香也越发浓醇,夹杂着些许茉莉花的味道。
张新杰唇瓣微张喘息几次,忽地发现身子开始发烫,好似发情期一般,可他清楚地知道距离自己发情的日子还有好几天的时间。这么看来,这次不是那药的作用就该是被叶修诱导的吧。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思考更多便被叶修抱着放到了那张红木小几之上。
“嗯……”似是叶修无意之中碰到了哪里,张新杰不禁打了个激灵,大抵是药物的作用,下身那物已然十分精神。
同样的,叶修的坚挺也抵在了他的身上。
————很没道德地拉灯————
叶修刚醒来看到张新杰在自己寝宫的时候有点懵逼。
张新杰发觉叶修醒来的时间比他晚不了多少有点惊讶——在他印象叶修一直是个作息十分混乱的人。“什么时候从良了吗?”张新杰心想。
“……新杰?”叶修问。
“嗯。”张新杰非常淡定地应了下来。
叶修一时激动打算起身,却因为头疼不得不放缓了动作,“嘶……你真的是张新杰?”
“是。”张新杰回答的简单。
叶修见张新杰动作有些别扭,结合自己昨晚的…梦,忍不住问他,“昨天晚上我们……?”
“做过了。”张新杰直言不讳。
叶修难得脑袋当机了一会。
张新杰穿好了下人送来的衣物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语气与往常无异,“你昨晚说你喜欢我。”
“……”叶修不语,脸色有些奇怪。
张新杰见他这样以为昨晚的事什么都算不上,心下难免有些失落,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人一番话打断。
“我喜欢你。”叶修先是说出这么四个字,大概是觉得自己醉时说得不算数,这清醒时的一遍吐字格外清晰,语气格外坚定。
张新杰的眸子这才重新恢复了神采。
“其实我喜欢你挺久了,好像是一见钟情又好像是在跟你有了两次正面交锋之后。”叶修认真地直视张新杰的眼睛,看到他眸子中的色彩心下一动,顿了顿才接着道,“我一直没说。一来旁人都说我和你们韩文清是宿敌,二来吧……还是担心会尴尬。”
张新杰见叶修认真的神色难得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叶修拉着张新杰的手让他坐下,“别的我也不急这么快就一股脑都告诉你,就一个问题。”
“…什么?”叶修突然抛出一个问题,张新杰差点没反应过来。
叶修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你愿意给我们兴欣生个崽去打你们霸图吗?”
张新杰纵使知道叶修只是说笑也不禁脸色微变,做了次深呼吸又反问了叶修一句,“所以你已经把我标记了还想不负责吗?”
叶修微愣,深色有些尴尬。
张新杰看着他眉峰微挑,颇有种“你敢说不我就弄死你”的意思。
叶修眨了眨眼,开口,“新杰啊…我跟你商量件事呗……”
“嗯?”张新杰表示愿闻其详。
“这……我怎么标记你的事之后能不提吗?”
“为什么?”张新杰装傻。
“你乐意让人知道你是因为我喝醉了才被标记的吗?”
“还好。”张新杰淡淡的。
“……”得,差点忘了这人是个心脏的。叶修腹诽着。还不忘挣扎一下,“但是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标记你是因为我喝醉了……”
“为什么?”张新杰问得更深了些
“就……”叶修想了想,答道,“莫名地听起来有点不舒服。”
“可以。”张新杰点点头。
“还有。”没多久叶修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嗯?”
“你昨天嘴巴里含的什么?”
“催情药。”
就很心累。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