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作笙

微博@只一杯凉白开
杂食,爱好挖坑。
头像画手@阿九会拖稿。

【Be your love/双叶】Ray.

- @叶修2018生贺策划
-22逐日、53图使馆、6荆棘鸟
-三千来字(…)。
-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写全职同人了ooc求不打,辣鸡文笔请别喷。
-自设西幻pa。排版问题会尽快解决的,周末大概会再修改一次……。

“来而无往的爱情是很难自给自足的。”
——考琳·麦卡洛《荆棘鸟》

月华从窗外投进来洒在干净的地面上。
我靠坐着,上下眼皮不受控制地抱在了一起。
随后我看到了一桌丰盛的大餐——“哐!”——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化为了泡影。
撇撇嘴,我睁开眼叹了口气,小声逼逼:“妈的,这两个人哪天晚上能消停点啊!”
话音刚落,一柄泛着蓝光的匕首穿过墙壁朝我飞来,还不等我反应便斩断我一缕头发钉到我身后的墙上。
……还能不能好了!妖精也是人[?]啊!

我叫Ray,妖精,母的,本体是一只荆棘鸟,暗恋的人是叶秋。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那树屋上卧室的窗前翻看着一本牛皮书。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在他的身上,我瞧着竟觉得有些岁月静好的意思。
我小心地从他的窗前掠过落在不远的树枝上看着他,正好看到他盯着我的方向。
这是我和叶秋的第一次对视。
他冲我笑了笑。我被他的笑容闪得恍惚了一下,身体一晃差点坠了下去。他似乎有些慌乱,看到我反应迅速地扑腾起来才松了口气。
真是个善良的人呀。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跟着叶秋,陪伴他每一个日出日落。
因此很快知道了他对他的哥哥的思念。
“小家伙,你说,我哥哥这么多年还不回来,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他不止一次这么问我。
每一次,我都会蹭蹭他的手,却一言不发。但是我相信,他的哥哥没有忘记他,也不会忘记他,毕竟血浓于水啊。

过了一段时间,叶秋每天都会坐在那扇床前发呆,就是我凑过去,他也未必会回神,看着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我在他的肩头蹦蹦跳跳,又在他的眼前挥着翅膀吸引他的注意。
他通常会回过神来看着我,毫不走心地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然后把我放在手心揉揉当做安抚,没两下又灵魂出了壳。
我看着他这样的状态,有些心焦,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那时的我并不能化形,能做的只能以鸟儿的形态去陪伴他,去告诉他,我在他的身边。

后来我发现了他对他哥哥的感情有点奇怪。
具体表现在每天我都能听到他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念着他哥哥的名字,尤其在入睡前和清晨的时候。
那时叶秋的声音先是有些甜腻的,带着不正常的喘息——起初我还担心得不行,生怕他出了什么事,直到我听到一段沉默后叶秋说出口的斥责他哥哥的话。
原本我是松了口气的,直到有一天他忘了关窗。
那一夜我看到他门户大敞地躺在木床上,双手努力地抚慰着他自己,眼神迷离,唇瓣微张,念出声的都是他哥哥的名字,到达顶峰时,他双眼无神地盯着屋顶看了好一会才终于坐起身收拾了狼藉。
心情有点复杂。
我没有猜错的话,叶秋对他的哥哥,是喜欢吧?比我对他的喜欢更强烈的那种。
我在枝头站了不久,转身飞向了别处。

本意只是让自己冷静一下,却飞到了一片荆棘丛。
天知道荆棘对于荆棘鸟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我俯冲而去,在荆棘间流连,一时间忘记了方才发生的一切,想到的都是我的本能:我想在这荆棘上放声歌唱。
我想着,也这么做了,发出的都是连我自己也能感觉到愉悦的音符。我不自禁地在荆刺间小幅度地跳起来,却还是没能避免被荆刺穿过胸膛的命运。
但这并不能阻止我歌唱。什么叶秋,都见鬼去吧!在此时,我只想唱好我一生中的第一首歌。
胸前的刺痛仿佛感觉不到了,那温热的血就像是支持我唱下去的热情。
我在荆刺上高歌。
直到失血过多失去意识。
最后一眼,我看到的是愣住的叶秋。
那一刻,我想问问他:刚才那一曲,我唱得好听吗?

我是觉得我再也不会醒来了,结果等我再睁眼我竟然在天王殿里。
入眼是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一切——是天堂吧,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直到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我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或者说,从来没有这么不幸过。’叶修,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是叶秋!
“如果是不幸,那么不好意思了,你还会这样不幸下去。”
等等,这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行吧。

其实我和叶修很久以前就认识,比我认识叶秋还早得多。
第一次看到叶修的时候他还是个青涩的少年。
“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小鸟。”那时的少年嘴角带着温暖的笑,“你好,我叫叶修。”
随后我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来——身体上的蜕变先不提,他的各方面能力都提升地很快,尤其是脸皮的厚度(喂)。
等到逐日之争时,他早已名声大噪。
嗯?我命太长了?喂喂关注点错了。

在逐日之争前,我从来不知道他那么努力的原因是什么,直到逐日之争后我看到他从震惊到释然,再到给我下达命令让我去照看叶秋。
啊,对,我和他在逐日之争的好几年前就签订了成了主仆契。
不要问我为什么。
反正我现在后悔了,呸,男人!

当叶秋发现我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拿一根手指对着我的脑门一顿揉。
我:???
侧首看了叶修一眼,只见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叶秋连余光都没有就给我。
你等等,是这么多年的主仆情重要还是你弟弟兼爱人重要???
好吧后者重要。
所以我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么,我呆站着,在想象里扇了自己一耳光。

然后我的噩梦开始了。

想也知道,当分别了百来年又历经千难万险才得以安然相守的恋人之间能有多么腻歪,多么伤害单身鸟。
就很庆幸方面没有那么喜欢叶秋,不然怕不是给叶修那个辣鸡弄死……等等我只是想想你别打我啊!你看那边,叶秋来了!
……还真来了。
你们怎么又黏一起了???好好好好好我走,你这个拔吊无情的男人!

于是我现在坐在天王殿门口的台阶上吹着冷风。

不过虽然我表现得这么嫌弃,但是还是挺高兴他俩能在一起的。
你看啊,攻帅受美,啊我当然知道他俩长一样,但是看看气质嘛,一个那么不要脸一个那么纯良,就很配了(什么?)。
再加上我嗑了这对没两口我就腐了,每天看着本命cp发糖,心里真的是,美滋滋。

稍微介绍一下他俩的日常。
每天早晨,他俩在一个被窝里醒来。姿势通常都是叶秋像八爪鱼一样缠着叶修,叶修嘴角带笑地搂着自己弟弟。然后叶秋先起来把自己收拾好了再去把别人准备好的早餐端进来喊装睡的叶修起床。多数时候到这一步叶秋就可以继续睡了——感受一下饥渴的恋人有多可怕。有的时候叶修好心放过他就会依了他从床上起来再交换一个吻。
早餐时间过后,两个人会到花园里散会步,过程通常是:叶秋找话题→被叶修怼→叶秋生气→叶修哄。哄好了继续,没哄好,叶秋就会被压在花园里酱酱酿酿。
真是没眼看。
用完午饭两个人会一起去别的地方逛逛,图书馆是我统计以来去得最多的地方。不要问我他们一般出去逛干什么,我还没蹲到过。到目前为止每次我都被叶修屏蔽了,我就说到这,你们用脚指头想想发生了什么。
晚餐之后就不用说了,从饭后运动到洗澡到睡觉,基本就没有不用打码的。懂我意思吧?
他俩也就是仗着种族优势了。
以上都是我拿小命换的糖。

甜的闹的说完了,接下来正经点。

他们这一路走过来其实很不容易。
有些事我虽然因为没有意识导致没能亲眼见证,但是我很清楚他们对彼此有多重要。
甚至因为他们的特殊,前两天我去图书馆补这些年我错过的事情的时候还看到了不少记载。
先不说腐女心激不激动,我看着那一串串不算太多的花体字虽然把有的事情只简单概括记载,但是还是能通过我对他俩的了解猜到很多。

就拿他俩确认关系的事来说。
一个是把人放在心上很多年在乎惯了却不太会表达,另一个是喜欢对方却因为没有意识到对方对他的感情而担心自己会被厌恶不敢开口。
其实是有点俗套的设定了。
图书馆里那本书上记载只有一句话,“兄弟二人违背伦理纲常地确认了恋人关系。”
就这一句话,还骂了他们一顿…而且只轻轻巧巧地说两个人确认了关系。
主子你真的不考虑换人吗……
光看设定就知道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了。

但是终归是甜甜腻腻地在一起了。

作为一名单身的妖精,说实话,还真有点羡慕。
而嫉妒和恨本来是没有的,但是他们这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闹,一周叶秋就有三天下不了床的阵势真的很烦´_>`。
再加上深夜正安静的时候从某不愿提及的房间传出来的满是色【qing】意味的声音,还真让人手痒。
可惜我两个都打不过,一个还舍不得。

啊,消停了,我正好补会觉,早安。

——————————————————

拿到这三个关键词之后脑袋里出来的第一个脑洞就是西幻设定,于是洋洋洒洒写了好大——篇幅的设定啊!但是我高估了我的肝力...于是很无奈地重开了orz。然后在今天前一个脑洞换一个脑洞,这一篇甚至是昨天刚刚推了上一版的设定,今天凌晨三点爬起来肝的。我我我我我...瘫。以及最初的脑洞既然做了设定,那么我肯定是会写的了!请相信我!看我真诚的眼神!我坑了请疯狂催更!好像跑偏太多了咳咳咳。总之,这一篇虽然是赶出来的,但是我有努力在不透露原设谜团的情况下写好剧情了,应该可以当做一篇预先偷跑的番外...大概不会被打x至于正文..【翻翻手边设定】应该是不错der?
总之这一篇到这里了,感谢看到这里!

最后,老叶,生日快乐!
明年还想给你肝生贺x

评论(4)

热度(40)

  1. 薛家若卿默不作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修2018生贺策划
    叶修和叶秋生日快乐!荆棘鸟用鲜血与生命歌唱,你在青春谱写着荣耀,歌声易逝,你的荣耀永不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