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司°复健中…

微博@林燃萧默
杂食,爱好挖坑。
不坑文。

莫毛·霸道总裁与小娇妻

莫毛·霸道总裁与小娇妻_01
-总裁莫雨×精灵毛毛
-现代玄幻paro
-私设,反正小甜文看着开心就好
-具体设定改天写个完整版出来√
-内含不撕【哔——】恩恩爱爱的王谢
-我是雨吹不是雨黑,真的。
-人物归西山居OOC归我
-依然小学生文笔
-感觉这篇文会有不少肉渣咳
-会不会炖肉…果然还是看情况
-写着写着就想摸鱼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莫雨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弟被歹徒挟持着一点一点靠近悬崖,心跳越来越快。

“你们别动他!不就是要我的命吗?有本事就来拿啊!”他喊着。
“上头说了就让你这么死了太便宜你了,要让你尝尝失去至亲之人的滋味。”那伙歹人的老大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手下锢着那个小孩走到悬崖边,笑得狰狞,“动作再慢一点,上头说了要让他好好感受一下这种折磨人的感觉!哈哈哈哈哈!”
莫雨双手在身旁紧握成拳,心痛的快要窒息,他红着眼眶咬着牙念着那个名字:“毛毛…毛毛……”

就在那歹人要讲将毛毛扔下去时,莫雨终是冲了过去,对方老大见情形不妙,从裆下掏出枪来biu地打死了自己的那个手下,任他们坠落下去。

“毛毛——!”莫雨大声喊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时窗外天还没亮。
莫雨又躺了下来,右手手背搭在双眸之上。

那年的事情实在是他一生的噩梦。
他已经好些年没在梦里梦见过那天的事了。
他是该高兴他又见到了他心爱的人还是还难过又体会了一次这样的痛苦?
他不知道。

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系统默认的铃声在黑色的卧室里回荡。
莫雨一动不动,没有半点接电话的意思。
而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早已料到如此,锲而不舍地打了一遍又一遍。
“啧。”莫雨烦躁地伸手去摸手机,接通,然后拿到耳边,“喂。”
“莫雨,来公司一趟。”电话那边王遗风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着急。
莫雨没回话直接把电话挂了又躺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爬起来。
“这老头子又整什么幺蛾子了。”莫雨心想。

莫雨到公司之后看到的是俩三四十岁的大叔一个西装革履,一个穿的跟黑魔仙似的休闲整洁。
“你俩?”莫雨走到桌子后的老板椅上坐下挑眉看着桌前那两个人。
谢渊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移开目光耳尖难以察觉地红了。
王遗风难得的板着脸沉声道:“别闹,说正事。”
莫雨觉得王遗风这样子活脱脱一个护妻狂魔。
莫雨做起来双手搁在桌面上交握,“说吧,又干什么了。”
“就是,毛毛……”王遗风说了四个字就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他可是看着他俩长大的,莫雨对毛毛多重视他可清楚得很。当年毛毛的事情对莫雨来说有多难以接受他都难以想象。虽说如今把毛毛养回来了,可是……
“毛毛?”莫雨这才真的正经起来,办公室内气氛也凝重不少。
“咳…”谢渊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
“当年王遗风把你救走之后你一直很在意这件事。王遗风就来找我。当时我也再找。因为玄英的父亲是我的朋友,他离世前最在意的就是他儿子的事,也就是玄英。王遗风一来就说让我找毛毛,找来之后才发觉毛毛就是玄英。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断气了。”
“那怎么……”莫雨问题还没问完就被打断了。
“你听我说完。”谢渊跟赶着投胎似的,“后来我用我的能力把玄英的灵魂找了回来又将他残存的肉体和仙灵参熔炼重塑成了现在的样子。”
“什么样子?”莫雨有些好奇。
“一般情况下以幼婴形态出现,目前只能由外界因素决定他能否变成青年形态,后期可以自主控制。同时因为仙灵参的……”
“说人话。”莫雨揉了揉太阳穴,打断了他。
“……”谢渊做了个深呼吸,“简单说就是——变成了变种人中的精灵。”
“他现在……”莫雨最关心的问题还没问完就被打断了。
“毛毛这段时间就要醒了,”王遗风说,同时在心里补了一句‘不过我不会告诉你就是今天’,“但是我跟你谢叔要去度蜜月,所以就交给你了。”
谢渊在王遗风说话的时候念了一段诀,一个巴掌大的[娃娃]婴儿就出现在莫雨面前(当然是穿了衣服的),“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们打电话,如果他出什么意外你等着看吧。”然后谢渊直接回头走出去了。
王遗风补了一句,“莫雨,打电话的时候注意时差,我们晚上有事情要做。”也出去了。
莫雨一脸黑线。

他把那小人用一只手半托着放到眼前。那小人眉眼确实像极了他的毛毛。
他有些期待了。
莫雨把那小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细看了好久,叫什么时候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直到手里小人被拿走了才终于发觉。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不灭烟把那小人随意地拿着,看得莫雨心里直发慌,“哪个小姑娘送你的这么紧张?”
“拿来。”莫雨黑了脸向他伸出一只手。
“喏,给你。”不灭烟说着把那小人放回莫雨的手上,“摆出那么副要吃人的表情是嫁不出的。”
莫雨把那小人握在手上神色缓和了些听到这么句话脸又黑了,正要把他赶出去。
“哦,对了,”不灭烟道,“前台说有个叫陈月的找你。”随即走了出去。
往年陈月来找他都是直接给他打电话的,于是莫雨下意识去看手机,这才发现今天手机落家里了。无奈把那小人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走了出去,还不忘把门锁上。

莫雨离开没多久穆玄英就醒了。
他睁开他琉璃蓝色的眼睛眨了好久才适应窗外照进来的刺眼的光线。
他虽然一直没醒来,但所有在他身边发生的事他都知道,过去的记忆也在脑海重温了一遍又一遍。
比如他记得当时有多痛,比如他知道谢渊为了救他耗费的精力花了多久才恢复过来,比如……所以他也知道他在莫雨的办公室,也知道陈月把莫雨叫了出去。
他有些失落。他在意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没能成为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他叹口气,反正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就再等等吧。然后按照谢渊告诉他的方法试了试自己的能力,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现在的形态,他什么也不能做。于是无聊的在沙发上翻滚了几圈甚至滚到了沙发边缘,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又被雨哥抱住了呢~
忽得感觉身上凉丝丝的,睁眼一看,穆玄英选择死亡——他变成少年形态了啊啊啊啊啊啊——!身上没有衣服了啊啊啊啊啊啊——!雨哥办公室的窗帘没有拉上啊啊啊啊啊啊——!
他默默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一边,头埋进膝盖,在心里默念:“变回去!变回去!变回去——!雨哥千万别回来太早——!!!”

穆玄英正想着,就听到“咔嚓”一声。
“完了……”穆玄英把手指插进发丝之间,决定坚决不把头抬起来。

TBC.

评论(3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