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一杯凉白开

微博@只一杯凉白开
杂食,爱好挖坑。

[情人节贺文]冰秋的场合(上)

-女装PLAY
-流水账慎
-角色归秀秀ooc私设归我
-原定的2.14一天多更改成2.14起按以下顺序日更:冰秋√—冰九—漠尚—忘羡—薛晓—花怜—双玄
-至于为什么是上,因为这几天不方便开车。

  这世上大多事情是瞒不过洛冰河的。
  比如安定峰峰主尚清华和自己的属下漠北君有一腿,比如坊间那支以自己和师尊为主角的小曲儿,再比如柳溟烟是《春山恨》的著者。

  这天,沈清秋被岳清源派人请去了穹顶峰,那来人特别强调了岳清源希望沈清秋一人前去。
  沈清秋正愁如何跟洛冰河开口让他等自己回来。在一旁听了全程的洛冰河倒是自己开口说要去一趟仙姝峰,还贴心地补充一定会准时回来给师尊准备好膳食。
  沈清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下隐隐担忧起来:莫不是洛冰河醒悟过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那些肤白貌美的姑娘了?
  可是自己也很有一番姿色啊,除了【哔——】以外哪里比不上姑娘了……呸呸呸想什么呢。还是先去找掌门师兄吧。
  沈清秋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着折扇起身迈步出了竹舍。

  目送师尊御剑而去,洛冰河才后脚去到了仙姝峰。
        仙姝峰的女修们一如往常地热情迎接了洛冰河。洛冰河礼貌回应,而后面无表情地径直走向和柳溟烟约定好的地方。
  “师姐。”洛冰河语气平淡却不失礼节。
  “洛师弟。”柳溟烟声音带笑,“这里不方便说话,随我往深处走吧。”
  “嗯。”洛冰河应了声,与柳溟烟一同迈步而去。
  
  沈清秋记着洛冰河的话,却是一时脱不开身叫人给他带了话,说自己定不会错过晚膳。
  然而等他回到清净峰却不见洛冰河的影子。
  卧槽洛冰河不会因为自己中午没回来生气了回魔族了吧?!!
  沈清秋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赶忙出了竹舍,恰见宁婴婴在不远的地方,遂踏步上前欲问问她是否知道冰河去了哪里。
  “师尊好!”宁婴婴乖巧地先问了好,正要回答问题却被闻声过来的明帆打断了。
  “师尊好。小…洛师弟可能又被赶下山了吧,大家对他的态度师尊你也不是……”
  “师尊你别理他!”宁婴婴不等明帆说完就打断了他,“阿洛临走前还让我告诉师尊一声,他要下山买点东西,可能来不及给师尊准备晚膳。师尊先回竹舍休息吧,再等等阿洛应该就回来了。”
  沈清秋哭笑不得,最后淡笑着揉了揉宁婴婴的发顶,“好,谢谢婴婴。那师尊先回竹舍了。”
  语毕,沈清秋转身复走回竹舍,却听身后传来宁婴婴教训明帆的声音。
  怎么说呢……心情有点复杂。
  
  洛冰河回来的时候沈清秋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折扇在竹舍里踱着步。
  听见推门的动静,沈清秋毫不犹豫走到洛冰河面前,眉头微蹙,“怎么现在才回来?”
  “对不起,让师尊担心了。”洛冰河看着沈清秋状似无辜地眨眨眼,配合他在平均值以上的颜值俨然一副小白莲专属的乖巧模样。
        沈清秋本就对他发不了什么火,又见他这般模样更是连心里那股莫名而起的怒意也散了去,遂轻叹口气同往常一般抬手摸了摸人脑袋。
        洛冰河得逞地笑了起来。
        “说起来,婴婴说你下山去买东西了,”沈清秋领着人往屋里走,见洛冰河把门闩上了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问下去,“是什么让你自己跑一趟?”
        “是要给师尊的东西。”洛冰河示意沈清秋看向自己的手。
        沈清秋一愣,“给我的?”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记得上次洛冰河特意要送自己东西,沈清秋还以为是民间的话本,哪知是画本,还是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洛冰河哪知道自己师尊在想什么,继续道:“师尊要不要猜猜看?”
        沈清秋看了那包裹一会,问道:“是衣服吗?”
        “嗯。”洛冰河露出白莲花式微笑,“师尊把眼睛闭上,我给你换好了你再睁眼。”
        沈清秋心想那哪行啊,平常冰妹都喜欢有意无意在他身上这里摸摸那里蹭蹭,这要换衣服指不定会对他做什么。想是这么想,但沈清秋也不能真的拒绝他,于是一脸视死如归地点点头合上了双眸。
        出乎沈清秋意料的,换衣服的过程中洛冰河还真没对他做什么。闭着眼的沈清秋只感觉自己身上的衣物似乎格外繁复,而洛冰河的动作却是十分熟练。光是凭想象,沈清秋似乎就能知道现在的洛冰河是怎样一副认真的模样。

        洛冰河在沈清秋隐隐有了睡意的时候让他睁了眼。
        沈清秋睁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低下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入眼是同清净峰格格不入的红。沈清秋又仔细看了看款式和花纹,觉得自己脑仁有点疼。
        他小心地问:“这是?”
        “本来想给师尊买一身喜服的,不过不太方便,所以就买了件红色的跟喜服差不多样子的……”洛冰河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眸看着沈清秋,“师尊喜欢吗?”
        沈清秋第一反应就是果断地拒绝他,抬眼瞥见了那双眸子咽下一口老血,“喜欢。怎么想着给我买这样的……红裳?”
        洛冰河闻言并没作答却是脸颊一红低下头去。
        沈清秋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片刻,洛冰河抬起头来满眼期待地望向他,“师尊,想吃点什么?”
        沈清秋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还是顺了他的意,“唔……冰河做什么师尊都爱吃。”
       此话正中洛冰河下怀,于是笑着接了下去,“那,请师尊先品尝一下前菜吧。”
       说完,洛冰河一步步向沈清秋逼近,说着那封面花花绿绿的小册子中的台词,“冰河想念师尊的身子实在想念地紧呢。”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