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司°复健中…

微博@林燃萧默
杂食,爱好挖坑。
不坑文。

【花藏花无差】墨兰聆水_01.

许沧打开电脑,熟练地进入游戏,地图读条还没结束就听到耳机里一串密聊提示音,待过完图许沧便直接看向聊天栏的位置: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花间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我刚上线就看到你在线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许沧端起左手边的玻璃杯喝了口水,随后单手在键盘上不急不慢地敲出三个字:刚上线。
这句话发出后只是签个到的功夫,许沧又收到了一串密聊: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跟你平常上线的时间比起来还真是早了不少
[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男神男神带我跑商吗!我是南风 这是我小号 她还是个孩子我怕被劫镖qnq还有方便顺便把我双向一下吗#欣喜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一起做日常吗
许沧静静调小了系统音量。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我把yy挂到小房间等你
许沧刚把设置页面关掉,左手食指指腹在被子光滑的表面摩挲着——
你对[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好。
随后许沧切出游戏界面把剑网三图标上面的小浣熊点了两下。他设置过自动登录,于是稍等片刻点进了旁边有个紫色马甲图标的频道〖月下独酌〗,而后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房间分组下的〖长酒〗二字双击进去。

〖月下独酌〗是许沧建的帮会。取名十分随意——取他的角色名“花间一壶酒”的出处,而他的角色名是他妹妹随手输入的。许大小姐一度认为她的哥哥会生气,结果让她大跌眼镜:许沧只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快去学习就没有然后了。这是一个中立恶人帮会,建立于90年代中期,帮主[花间一壶酒],副帮主[千叶长生]。在帮会众人的努力下,它早已成为了一个的大帮会,各种意义上的,比如好几次年度大戏都是他们帮里的事。
〖长酒〗,很明显这是正副帮主两人的小房间,取[千叶长生]的“长”和[花间一壶酒]的“酒”。这是[千叶长生]取的名字。
〖长酒〗的正副帮主关系好是众所周知的事。他俩90更新完毕就一起来到了他们现在的服务器,二人自那时起就是很好的搭档。他们凭借出色的意识与手法(可能也有帅气的捏脸、好看的外观、好听的声音的原因)迅速成为了服务器里的风云人物。再到90年代中后期,二人早已结识了一群不错的亲友,随即一拍即合建立了〖月下独酌〗这个帮会。至于为何帮主是[花间一壶酒],[千叶长生]当时是这么说的:“当帮主好麻烦还要管好多事,你来吧。”于是自然而然地[千叶长生]成为了副帮主。而对于他成为副帮主这件事他仍然有话说:“我能不能不做这个副帮主做帮主夫人啊。”对此许沧声音染上了笑意然后拒绝了他。
现在是21世纪,什么腐男腐女一抓一大把。剑三游戏里本就不少,在〖月下独酌〗这样的帮会里甚至有一个专门八卦他俩的小团体——关系这么好的两个男生在yy还有各种互宠再加上副帮的调戏他俩肯定有什么!而对于他俩谁上谁下的事,双方的小粉丝各有各的说法:“我花间男神肯定是攻!你看他什么都不争什么都说千叶开心就好妥妥的温柔攻啊!”“呸呸呸我千叶才是攻!每次都是他调戏花间然后花间像是没有get到一样,花间妥妥迟钝受啊!”于是帮会里有两个小房间,一个叫〖给长酒打call〗,另一个叫〖一叶障目〗。对此二人默契地没有做任何评价。

几乎是同时地,耳机里传来[千叶长生]那道熟悉的男声冲他打了声招呼:“晚上好”。
“晚上好,”许沧调好麦克风冲网络那头的人道,“先去跑商?南风让我们带一下她的小号。”
叶长君闻言咽下到了嘴边的话,随口调笑,“‘我们’?”他轻笑几声,“她只说了你吧,帮里谁不知道她怕我。”
许沧不置可否,放下了水杯在键盘上轻轻敲击:
你对[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哪条线?我和副帮一起去。
[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男神上yy吗
“她让我们去她小房间,”许沧征求网线那头的意见,“去吗?”
“行啊。”叶长君切出游戏,正想着再说几句就看到那个紫马已经去了别的子频道,撇撇嘴,有些不情愿地跟着点了进去。

其实跟很多腐男腐女意淫的一样,叶长君喜欢[花间一壶酒],不,是喜欢[花间一壶酒]那个角色背后的操纵者。
叶长君很清楚[花间一壶酒]是个真花哥,同时他也很清楚自己是个同性恋。这是叶长君在高中时期就已经认清的事实。他暂时没有向家中出柜,不过探过父母的口风,然而并没有探出什么结果。不过他自己倒是早就考虑好了:无论父母是否能够接受自己的性取向,自己都坚决不会祸害别人家姑娘的。
而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帮主,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没有好好想过,可能是因为对方不经意流露的温柔,可能是因为对方身上那自己无法形容的气质……

“千叶,听得到吗?”叶长君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是他最熟悉的声音。他的电脑里存了不少[花间一壶酒]在各种时候的语音文件,最初只是习惯所致,到后来只是单纯因为[花间一壶酒]的声音好听,于是他的电脑里多了一个名叫[耳孕]文件夹。
客观来说,许沧的声音确实很好听,带点磁性,又和他性格一样让人觉得很舒服,有的时候他起了玩心压一压就会变成苏炸天的低音炮,惹得无数迷妹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

叶长君听到[花间一壶酒]喊他忙应了两声。
这头许沧仿佛知道他刚才走神了一样带着笑意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末了道,“我跟南风在那里的NPC等你。”
“啊啊啊我马上来。”叶长君连忙答应下来。
南风没有吭声,从耳机里只听到在键盘上打字的声音。
叶长君用脚趾头想就知道南风在跟花间密聊,无声地骂了句什么。

——————————————————
emm就写到这儿了,好久没更新在想是不是应该先复健再搞事……
大概两千一百字…下一章绝对比这个长,真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