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司°复健中…

微博@芈司
杂食,爱好挖坑。

斩春归【陆摇光视角】立春

我…我还没写完……瘫。

镜泽小咸鱼_:

深褐色的树干细纹被阳光梳理出蓬勃的弧线枝桠间沉甸甸缀着的烂漫花色晚云一般的沿着道路两边向前延伸清晨的光线很暖软绵绵的蒸着我的脸惹得刚刚与球球斗争了好久才起来的自己睡意更甚。阳光暖暖的撒在轻阖的睫毛早春的阳光已经褪去了隆冬的寒冷染上了些许的温暖。

洛阳城中的牡丹已经长出了稚嫩的花苞如闺房中含羞的少女一般等待着时机绽放自己的光彩。沐浴在暖暖的太阳下,轻轻的伸了一个懒腰便带上了兜帽拎起了弯刀。

看,出牛车了。美好的一天 从碎银开始

蹲在屋顶上一双鸳鸯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底下浩气的动作,看着莫白推着老牛一摇一摇的从城门那开始出发。看着底下的浩气即将走过小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我好像已经听见了碎银在呼唤我。大部队风车团看准时机已经鹤归风车下去第一波了看着底下已经差不多残血于是跳了下去,落地稳重的接上了小轻功看着边上的奶妈锁魂缴械过去一套技能就带走了。快速的一把从地上捞起了碎银揣在怀里转向聂云跑回了己方奶妈们的怀抱中。

看着怀里闪闪发光的碎银伸出手指盘点了一下,啊还差几百今天的跑商就有着落了。舔了舔嘴唇,四处张望了会 看见不远处有个掉队了的天策,哈哈。小天策,难道没人告诉你一定要紧跟大部队吗?

隐身渐渐靠近刚要锁魂的时候就看见一箭追命打到了小天策身上,伴随着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然后地上的碎银立刻便没了身影。生气的将虎牙紧紧咬住嘴唇环顾四周,究竟是哪个没眼色的居然抢我的人头和碎银?!在尸体的边上一个身着深蓝色衣衫的唐门弟子渐渐显现出身影。仔细一瞧,咦...。这小子还挺好看的嘛。

不过长的再好看也不是抢我碎银的理由,目光中露出了凶狠的神色。

是否将唐暮影加入仇人列表?【是】毫不犹豫的将其加入仇杀,嗯唐暮影听起来名字还不错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抽出背后的双刀一个暗影迷尘将自己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瞧瞧的靠近了目标,小心的将对面腰间别着的千机匣缴了过来。

快速的夺回碎银后飙起了轻功向远方离去。唐暮影,有点意思希望下次见到你还能给我些惊喜。


 


去那个白胡子老头那放弃了牛车任务一边听着他叨叨一边漫不经心保证下一次绝对不会这样了虽然这句话两天就要说一次不过对于有着健忘症的老头来说他还是非常的适用,凑到边上的恶人谷装备上边上询问着有没有打造出一批新的装备,在确定了自己是西域外来人口兼老客户的份上也不可以打折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了自己每天在刀尖上舔血换来的银子。换上了崭新的装备满意的擦拭着身上的金饰,好吧虽然的确是一大笔开销但是不得不说这金子摸上去真是舒服。


 


带上了兜帽跳上了远去昆仑的马车上,阖上了双眸接着迎接自己的便是一片黑暗。我老是会做梦这个梦很奇怪,里面有一些暗红的海水在我闭上演的时候疯狂的涌上来遮住我的眸抑制住我的呼吸我在这个奇怪的海里疯狂的奔跑试图找到出口,却发现身后有一盏灯,无论我怎么做他都没有离开从排斥到接受我不太记得用了多久。但是,就在我快要走出这片深海的时候那盏灯突然猛地炸开了四周一片漆黑。


 


不,不…。别离开我 求你!黑暗尽数散去了睁开双眼发现周围的景色已经变成了白雪皑皑的昆仑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直到寒气进入身体身体开始反抗了起来才停下,似乎只要这样才能告诉自己你还活着。


 


留下钱与车夫分开后我继续朝着前方走过去。仿佛这几年的时光都顺着脚步与地面接触的缝隙大片大片的呼啸而过,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太阳要知道这个东西在昆仑出现的几率少的可怜,在炫目的阳光下有种海市蜃楼的透明感。曾经去过一次的海边,海浪卷起的弧度都一模一样,他们总是试图涌上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困了还是怎么样,隐约中我看见一副景象一个蓝衣男子就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面,他的嘴角有新的伤痕带出一点点猩红色的血液,袖口卷到手肘处手臂上面隐隐约约的瘀青和伤痕发丝垂落下来扑在他的脸上。我看着他的眉目,一瞬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17岁的我很是张扬的短发下面闪烁的耳饰折射出迷人的光彩正细心的为那个蓝衣男子清理伤口,我站在他们的几十步之外看他很是熟悉的站起来将伤口仔细的包扎好。


我扫了一眼自己站起来时候垂落的指尖,像是一下子被回忆击中的很彻底。两人的身影随着夜色的淡薄一点点褪去我没有说话也没法发声,只是看着那些回忆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


我知道那是我再也找不回来的感觉。有些人已经离去而马上又有新的人即将进入我的生命里,不是吗?



评论

热度(10)

  1. 芈司°复健中…镜泽小咸鱼_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还没写完……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