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燃萧默_填坑好难……

微博@林燃萧默
杂食,爱好挖坑。
不坑文。

丢一个草稿
示意我要开始挣扎着翻身了
下个月开始周更。

【花藏花无差】墨兰聆水_01.

许沧打开电脑,熟练地进入游戏,地图读条还没结束就听到耳机里一串密聊提示音,待过完图许沧便直接看向聊天栏的位置: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花间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我刚上线就看到你在线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许沧端起左手边的玻璃杯喝了口水,随后单手在键盘上不急不慢地敲出三个字:刚上线。
这句话发出后只是签个到的功夫,许沧又收到了一串密聊: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跟你平常上线的时间比起来还真是早了不少
[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男神男神带我跑商吗!我是南风 这是我小号 她还是个孩子我怕被劫镖qnq还有方便顺便把我双向一下吗#欣喜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一起做日常吗
许沧静静调小了系统音量。
[千叶长生]悄悄地说:我把yy挂到小房间等你
许沧刚把设置页面关掉,左手食指指腹在被子光滑的表面摩挲着——
你对[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好。
随后许沧切出游戏界面把剑网三图标上面的小浣熊点了两下。他设置过自动登录,于是稍等片刻点进了旁边有个紫色马甲图标的频道〖月下独酌〗,而后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房间分组下的〖长酒〗二字双击进去。

〖月下独酌〗是许沧建的帮会。取名十分随意——取他的角色名“花间一壶酒”的出处,而他的角色名是他妹妹随手输入的。许大小姐一度认为她的哥哥会生气,结果让她大跌眼镜:许沧只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快去学习就没有然后了。这是一个中立恶人帮会,建立于90年代中期,帮主[花间一壶酒],副帮主[千叶长生]。在帮会众人的努力下,它早已成为了一个的大帮会,各种意义上的,比如好几次年度大戏都是他们帮里的事。
〖长酒〗,很明显这是正副帮主两人的小房间,取[千叶长生]的“长”和[花间一壶酒]的“酒”。这是[千叶长生]取的名字。
〖长酒〗的正副帮主关系好是众所周知的事。他俩90更新完毕就一起来到了他们现在的服务器,二人自那时起就是很好的搭档。他们凭借出色的意识与手法(可能也有帅气的捏脸、好看的外观、好听的声音的原因)迅速成为了服务器里的风云人物。再到90年代中后期,二人早已结识了一群不错的亲友,随即一拍即合建立了〖月下独酌〗这个帮会。至于为何帮主是[花间一壶酒],[千叶长生]当时是这么说的:“当帮主好麻烦还要管好多事,你来吧。”于是自然而然地[千叶长生]成为了副帮主。而对于他成为副帮主这件事他仍然有话说:“我能不能不做这个副帮主做帮主夫人啊。”对此许沧声音染上了笑意然后拒绝了他。
现在是21世纪,什么腐男腐女一抓一大把。剑三游戏里本就不少,在〖月下独酌〗这样的帮会里甚至有一个专门八卦他俩的小团体——关系这么好的两个男生在yy还有各种互宠再加上副帮的调戏他俩肯定有什么!而对于他俩谁上谁下的事,双方的小粉丝各有各的说法:“我花间男神肯定是攻!你看他什么都不争什么都说千叶开心就好妥妥的温柔攻啊!”“呸呸呸我千叶才是攻!每次都是他调戏花间然后花间像是没有get到一样,花间妥妥迟钝受啊!”于是帮会里有两个小房间,一个叫〖给长酒打call〗,另一个叫〖一叶障目〗。对此二人默契地没有做任何评价。

几乎是同时地,耳机里传来[千叶长生]那道熟悉的男声冲他打了声招呼:“晚上好”。
“晚上好,”许沧调好麦克风冲网络那头的人道,“先去跑商?南风让我们带一下她的小号。”
叶长君闻言咽下到了嘴边的话,随口调笑,“‘我们’?”他轻笑几声,“她只说了你吧,帮里谁不知道她怕我。”
许沧不置可否,放下了水杯在键盘上轻轻敲击:
你对[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哪条线?我和副帮一起去。
[跳起来打你]悄悄地说:男神上yy吗
“她让我们去她小房间,”许沧征求网线那头的意见,“去吗?”
“行啊。”叶长君切出游戏,正想着再说几句就看到那个紫马已经去了别的子频道,撇撇嘴,有些不情愿地跟着点了进去。

其实跟很多腐男腐女意淫的一样,叶长君喜欢[花间一壶酒],不,是喜欢[花间一壶酒]那个角色背后的操纵者。
叶长君很清楚[花间一壶酒]是个真花哥,同时他也很清楚自己是个同性恋。这是叶长君在高中时期就已经认清的事实。他暂时没有向家中出柜,不过探过父母的口风,然而并没有探出什么结果。不过他自己倒是早就考虑好了:无论父母是否能够接受自己的性取向,自己都坚决不会祸害别人家姑娘的。
而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帮主,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没有好好想过,可能是因为对方不经意流露的温柔,可能是因为对方身上那自己无法形容的气质……

“千叶,听得到吗?”叶长君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是他最熟悉的声音。他的电脑里存了不少[花间一壶酒]在各种时候的语音文件,最初只是习惯所致,到后来只是单纯因为[花间一壶酒]的声音好听,于是他的电脑里多了一个名叫[耳孕]文件夹。
客观来说,许沧的声音确实很好听,带点磁性,又和他性格一样让人觉得很舒服,有的时候他起了玩心压一压就会变成苏炸天的低音炮,惹得无数迷妹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

叶长君听到[花间一壶酒]喊他忙应了两声。
这头许沧仿佛知道他刚才走神了一样带着笑意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末了道,“我跟南风在那里的NPC等你。”
“啊啊啊我马上来。”叶长君连忙答应下来。
南风没有吭声,从耳机里只听到在键盘上打字的声音。
叶长君用脚趾头想就知道南风在跟花间密聊,无声地骂了句什么。

——————————————————
emm就写到这儿了,好久没更新在想是不是应该先复健再搞事……
大概两千一百字…下一章绝对比这个长,真的。

81200。
无所畏惧。
这两天开个新坑,一口气写完。

斩春归【唐暮影视角】 立春

前排 @镜泽小咸鱼_陆摇光视角戳她
——————————————————————

·雪消风缓轻拂面

立春之后,四处积雪开始消融,河川上曾被冰冻的水也将渐渐恢复了流动。
而这一切于我而言并无任何特别之处。我的生活仍只是同平常一般。

卯时,我从并不算安稳的睡梦中悠悠转醒。随后从床榻上起身、整理床铺、洗漱、更衣。这一切不消一刻钟便能全部处理妥当。之后去那家糕点铺子给师姐买来几块她爱吃的千层酥——这可以算是师姐唯一的坚持到了如今的喜好。记得最开始师姐让自己去那有些远的铺子里给她买千层酥自己还闹了好一会别扭,再到如今早已习惯了甚至为师姐能保持着这个爱好而没来由地感到高兴。

再回来已近辰时。到师姐屋里时师姐刚刚把早餐端到了桌上。

“来了?”师姐招呼我道,“过来坐下吃饭吧。”
“嗯。”我轻应一声走了过去,把包着千层酥的纸包递给了她,“师姐,千层酥。”
她接了过去,嘴角扬起一起弧度,“辛苦了。”
我摇了摇头。
随后便坐了下来和师姐一起用早餐。

与常无异地还是师姐开口打破沉默。
“今天有接任务吗?”师姐停下了动作微微偏头看着我。
“没有。开春了想到处去看看。”我答道。
师姐点点头,“也好。别把心玩不见了,玩个两天记得接任务。今晚回来吗?”
“……不了吧。”我迟疑一阵,给出了心中想了许久的答案。
“行。”师姐应得干脆,“还有钱用?”
“嗯。”毕竟昨晚刚成了一单,得了不少银子,玩两天总是够的。
随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用完早餐,帮师姐收拾了碗筷便打算离开。
临走我不忘跟师姐打个招呼,“师姐,我走了。”
“去吧。别死外头了。虽然我负责养你但是我不负责帮你收尸。”师姐说话总是这么不客气。
“……嗯。”我应了下来随即转身离开。
刚走出屋子又听见了师姐的声音,“等会。”
我闻言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门口。
只见师姐穿着一身蓝色秦风校服,手上拿着一个信封。
“帮我给叶辞。”我听见师姐这么说。
“……什么?”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疑惑地问。
“帮我给叶辞。”师姐倒也配合,一字一顿地复述了师姐。
我心里纳闷,师姐平常有什么事不是自己去找他的吗,怎么这次……?
我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
“我的事你别管。”师姐甩下这么一句话转头回了屋子。
无奈,只得依师姐所言。

我到藏剑山庄时,正好看到叫叶辞的那人着一身明晃晃地衣服走了出来。于是我走了过去把信给了他。
“唐暮影?”叶辞先是一愣,随即接下了我递过去的信,“你师姐给我的吗?”他问。
我点点头,随后便打算离开。
“你先别走。”他喊住了我,当着我的面拆了信看了一遍。
我在一旁看着叶辞的脸色变化几番,心中暗自惊叹这人的表情怎么这般丰富。
看了一会自觉没趣,侧首赏一会西湖的景致,不多时便失了兴致——并非不美,只是自己更爱自己长大的生着片片竹林的巴蜀。
无所事事了半晌,叶辞似乎终于读完了那封书信,便把信纸仔细折好后收入了怀中,随后冲我道了声,“谢了兄弟。”最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我的心中不禁有些纳闷:他喊住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没多在意,转身离开了藏剑山庄,去到了扬州城。
扬州城仍是往常一般地繁华。我独自在城中站了一会,也不知做些什么为好。正欲离开,不经意间瞥见一位衣着透着西域风情的侠士。现如今见着西域来的人本该不足为奇,而我偏偏为他驻足,或许有些奇怪,甚至会有人想到什么一见钟情,但我停下脚步并非如此——我实在没见过一招一式衔接地如此完美又使得恰到好处的西域人……不,连中原最为热闹的地方我都未曾见过出招如此巧妙的侠士。简言之,我为他驻足不过是出于对武功高强之人的敬佩。
我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冲败给他的人行了礼后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我才意识到我竟在此盯着他看了那么久。
“应该没有被他发现吧。”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这么想着。

这是我游玩在外的第二天。
师姐屋内放着些书本,都是讲述侠士在江湖上闯荡的故事。书中无一不提到了一个情节:无家可归的他在树上凑合了一夜。
昨夜我便在树枝上过了一夜。不得不说,真的只能是凑合。方方一夜,身上便疼得厉害。加上夜晚有风,导致从树上下来好一会我的脑袋里都是风呼呼的声音,刮得脑袋生疼。不禁暗自在心里推测出书中所写是有虚构之处的。
大抵是昨夜睡得不好,醒来时太阳早已高高挂在了树梢。
我坐在树下借着树影的遮挡才能安心地在心中思索今日该做些什么——似乎就像我的名字一样,不习惯在阳光的照射下做任何事情。
蓦然想起,自己身为恶人谷中人已有些日子没有为谷中做些什么。想了一会,打定了主意便起身去往洛阳。

正好出了牛车。
我跟着莫白,走在队伍中间。不久便遇到了浩气的人。
跟着大部队走了好一会都没有动手的心思,直到看到了那个落单的。端起一直只是持于手中的千机匣,瞄准……随后一发追命径直射在他的头部,随即趁着浮光掠影的头五秒小轻功过去拾了碎银——可惜了,如果再快一些便能保持隐身状态归队而不受到任何关注。
正想着,手中的千机匣便没了踪影。
“糟糕,是明教。”心中暗道不好,而手中失了武器已落在了下风,不消片刻便失了意识。

斩春归【陆摇光视角】立春

我…我还没写完……瘫。

镜泽小咸鱼_:

深褐色的树干细纹被阳光梳理出蓬勃的弧线枝桠间沉甸甸缀着的烂漫花色晚云一般的沿着道路两边向前延伸清晨的光线很暖软绵绵的蒸着我的脸惹得刚刚与球球斗争了好久才起来的自己睡意更甚。阳光暖暖的撒在轻阖的睫毛早春的阳光已经褪去了隆冬的寒冷染上了些许的温暖。

洛阳城中的牡丹已经长出了稚嫩的花苞如闺房中含羞的少女一般等待着时机绽放自己的光彩。沐浴在暖暖的太阳下,轻轻的伸了一个懒腰便带上了兜帽拎起了弯刀。

看,出牛车了。美好的一天 从碎银开始

蹲在屋顶上一双鸳鸯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底下浩气的动作,看着莫白推着老牛一摇一摇的从城门那开始出发。看着底下的浩气即将走过小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我好像已经听见了碎银在呼唤我。大部队风车团看准时机已经鹤归风车下去第一波了看着底下已经差不多残血于是跳了下去,落地稳重的接上了小轻功看着边上的奶妈锁魂缴械过去一套技能就带走了。快速的一把从地上捞起了碎银揣在怀里转向聂云跑回了己方奶妈们的怀抱中。

看着怀里闪闪发光的碎银伸出手指盘点了一下,啊还差几百今天的跑商就有着落了。舔了舔嘴唇,四处张望了会 看见不远处有个掉队了的天策,哈哈。小天策,难道没人告诉你一定要紧跟大部队吗?

隐身渐渐靠近刚要锁魂的时候就看见一箭追命打到了小天策身上,伴随着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然后地上的碎银立刻便没了身影。生气的将虎牙紧紧咬住嘴唇环顾四周,究竟是哪个没眼色的居然抢我的人头和碎银?!在尸体的边上一个身着深蓝色衣衫的唐门弟子渐渐显现出身影。仔细一瞧,咦...。这小子还挺好看的嘛。

不过长的再好看也不是抢我碎银的理由,目光中露出了凶狠的神色。

是否将唐暮影加入仇人列表?【是】毫不犹豫的将其加入仇杀,嗯唐暮影听起来名字还不错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抽出背后的双刀一个暗影迷尘将自己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瞧瞧的靠近了目标,小心的将对面腰间别着的千机匣缴了过来。

快速的夺回碎银后飙起了轻功向远方离去。唐暮影,有点意思希望下次见到你还能给我些惊喜。


 


去那个白胡子老头那放弃了牛车任务一边听着他叨叨一边漫不经心保证下一次绝对不会这样了虽然这句话两天就要说一次不过对于有着健忘症的老头来说他还是非常的适用,凑到边上的恶人谷装备上边上询问着有没有打造出一批新的装备,在确定了自己是西域外来人口兼老客户的份上也不可以打折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了自己每天在刀尖上舔血换来的银子。换上了崭新的装备满意的擦拭着身上的金饰,好吧虽然的确是一大笔开销但是不得不说这金子摸上去真是舒服。


 


带上了兜帽跳上了远去昆仑的马车上,阖上了双眸接着迎接自己的便是一片黑暗。我老是会做梦这个梦很奇怪,里面有一些暗红的海水在我闭上演的时候疯狂的涌上来遮住我的眸抑制住我的呼吸我在这个奇怪的海里疯狂的奔跑试图找到出口,却发现身后有一盏灯,无论我怎么做他都没有离开从排斥到接受我不太记得用了多久。但是,就在我快要走出这片深海的时候那盏灯突然猛地炸开了四周一片漆黑。


 


不,不…。别离开我 求你!黑暗尽数散去了睁开双眼发现周围的景色已经变成了白雪皑皑的昆仑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直到寒气进入身体身体开始反抗了起来才停下,似乎只要这样才能告诉自己你还活着。


 


留下钱与车夫分开后我继续朝着前方走过去。仿佛这几年的时光都顺着脚步与地面接触的缝隙大片大片的呼啸而过,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太阳要知道这个东西在昆仑出现的几率少的可怜,在炫目的阳光下有种海市蜃楼的透明感。曾经去过一次的海边,海浪卷起的弧度都一模一样,他们总是试图涌上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困了还是怎么样,隐约中我看见一副景象一个蓝衣男子就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面,他的嘴角有新的伤痕带出一点点猩红色的血液,袖口卷到手肘处手臂上面隐隐约约的瘀青和伤痕发丝垂落下来扑在他的脸上。我看着他的眉目,一瞬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17岁的我很是张扬的短发下面闪烁的耳饰折射出迷人的光彩正细心的为那个蓝衣男子清理伤口,我站在他们的几十步之外看他很是熟悉的站起来将伤口仔细的包扎好。


我扫了一眼自己站起来时候垂落的指尖,像是一下子被回忆击中的很彻底。两人的身影随着夜色的淡薄一点点褪去我没有说话也没法发声,只是看着那些回忆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


我知道那是我再也找不回来的感觉。有些人已经离去而马上又有新的人即将进入我的生命里,不是吗?



伞修伞无差·思君成疾[一修]

-修伞张楚莫橙江周双花喻黄方王肖戴轩策昊翔林方轻韩叶[韩暗恋叶(无差)]双叶
-原著归蓝姐ooc归我
-就是篇只求自己写得爽的文
-小学生文笔
-没完结之前不接受刀片!


01.
国家队一行人回到了酒店,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烦烦!我真的没有在做梦吗!!!世界冠军啊!”张佳乐笑得停不下来,拍了下黄少天的肩膀道。
黄少天神色有些复杂——喜悦与纠结都显示在脸上,被张佳乐这么一问倒是缓和了一些“当然是真的!!!全球直播啊!都上微博热门了!乐乐你是不是高兴傻了哈哈哈哈!”
“二烦烦我去你的二乐乐!”张佳乐看起来有点气,本来是看黄少天神情不对才来帮他转移一下注意力的,结果黄少天这小子还得寸进尺了!但是毕竟他看起来心情不怎么样,所以,“不过看在你爷爷我拿了世界冠军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一旁的叶修顺着喻文州眼神看向这边看到了这一幕,“文州啊,烦烦好像不大对劲?”叶修叼着烟问身旁淡笑着的喻文州。
“可能是遇上了什么关乎到未来幸福的问题吧。”喻文州回答道。
“哟,文州大大看见自己的副队有问题竟然不帮忙?”叶修挑眉,“出手了?”
“嗯,”喻文州没有否认,“现在就等他自己想清楚了。”
“可以啊,能忍他话唠的人估计就只有你咯。”叶修调侃道,伸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的目光依然放在黄少天的身上,淡淡笑道:“谢谢叶修前辈夸奖了。”
叶修又瞟了眼其他人——孙翔和唐昊日常争吵,嗯…打电话的不少,张新杰看着楚云秀满目柔光。
叶·算是·单身狗·修表示:该买墨镜了。
“咳咳,”到达属于中国队的那一层时,叶修趁人还没散掐灭了烟清清嗓子,“距离散伙饭还有几天,这几天大家在苏黎世好好玩一下啊。”
“叶神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散伙饭,”楚云秀不喜欢离别,“那叫庆功宴。”
“差不多。”叶修说,“出去玩的话翻译有限,看你们是自己玩还是大家一起去了。”
“靠靠靠靠靠!老叶有你这样的吗?”黄少天喊着。
叶修耸耸肩,“联盟安排的翻译,不服找老冯啊。”
黄少天忽得意识到自己把不对劲的情绪放大到众人面前的行为蠢极了,涨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剑圣大大,要不要来一罐六个核桃?”方锐非常好心地问他。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红着脸,想转身往人群后走,结果撞到了一个人,那人身上有熟悉的味道。
“少天,”他听到那个人声音中满是笑意地喊他,还环住了他的腰,“这么急着投怀送抱?”
黄少天感觉自己不会好了。
黄少天选择跑回房间。
“肖队,”喻文州笑着喊肖时钦,“换下房间。”
“没问题。”肖时钦点点头。
然后两个心脏非常有行动力地交换了房卡。
叶修os:yoooooo~
周泽楷os:yoooooo~
王杰希os:yoooooo~
肖时钦os:yoooooo~
楚云秀os:yoooooo~
苏沐橙os:yoooooo~
张佳乐os:yoooooo~
张新杰os:yoooooo。
李轩os:yoooooo~(张副严谨极了)
孙翔os:yoooooo~(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唐昊os:yoooooo~(二翔,六个核桃在包里)
方锐os:yoooooo~
黄少天os:你们刷什么刷什么!唔……
喻文州os:谢谢祝福。
楚云秀os: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奇一下。
苏沐橙os:好奇+1
张新杰揉了揉楚云秀发顶,“云秀,不用好奇了。”然后吻了上去。
对象不在现场的众人一边给跟心脏谈恋爱的人点个蜡一边收到了万点暴击无一不在心里喊着“奶妈奶我一口”。
唯一的牧师表示:你们又不是我家云秀,我为什么要奶你们?
别问我比赛怎么算,不算!还有,旁友,侬晓得暴力奶伐?

叶修在一旁叼着根没点燃的烟笑着看着这一切,而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把烟点燃了。
“叶修,怎么了?”苏沐橙走到看似和往常无异的叶修身边,问他。
“拿到世界冠军了啊。”叶修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是啊。”苏沐橙笑,“叶修你别告诉我你跟张佳乐他们似的以为自己活在梦里呢。”
叶修笑了一下,没说话,心里暗自想着昨晚的那个梦。

大家都开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叶修也不例外。
叶修的房间和其他人不在同一层。他独自一人去了他的房间所在的楼层。走在回房间的路上,叶修听着皮鞋踏在地毯上闷闷的声音,没来由地一阵心慌。叶修不知道原因,也想不出是为什么。最后掐了烟拿出房卡进了房门就躺在了床上。
可能是这些天为了比赛付出了太多精力的缘故,不多时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均匀的呼吸声。

又是昨晚的梦境。
叶修站在一个广场上,周围满是人,和那些人们如同被按下了加速键一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除了带着残影的人形和空气中的喧闹,叶修什么也感觉不到。
可是同昨夜一样的,叶修在这匆匆人群中看见了那个十年未曾见过的人——苏沐秋。
叶修又一次想要冲过去,出乎意料的,他并不是像昨夜那样动弹不得。于是他跑了起来,朝着苏沐秋的方向。
“绝对是他,我不会认错。”叶修心想着,脚下速度不减。
而等他跑到了苏沐秋刚才出现的地方,苏沐秋又不见了。
叶修在人群中寻找着苏沐秋的身影,这边没有,那边也没有,究竟在哪……再一看,苏沐秋在叶修刚才站着的地方蹲了下来,似是在发抖。
叶修想要过去,却看到苏沐秋对他做了个口型。但似乎是这广场上太过喧闹的缘故,叶修再怎么努力也听不清他的话。叶修不禁喊了一声:“你说什么?”
而后叶修便看到苏沐秋重复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天亮了,站在广场上的人,只剩下了叶修自己。

叶修躺在床上,睁开眼,缓缓恢复了听觉后便听到屋外张佳乐的声音。
“老叶!起床了啊!!!”
叶修没答话,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打开门走了出去,道,“大早上的,吵什么。”
“今天不是说出去玩嘛。本来该黄少天来的,不过你懂的。”张佳乐边说着边带着叶修到了大厅。

就是…提醒自己一下

明天开始更《思君成疾》orz
日更那种
当然首先我要把之前的修一下…

《就是辣个姑娘!》云秀生贺24H联文企划

搞事搞事搞事我楚bg走一波——

万俟溱蓦丶祭酒待君歸: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最爱看狗血电视剧。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属于荣耀的一份子。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在战斗和生活中都如此柔和却又不失韧性。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她是前十赛季中唯一一名女当家。


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娘,有一个特殊的数字7。


是否能够和我一起大声的说出她的名字——


楚云秀。


 


2017年8月3日,是这位姑娘的十七岁生日。


由云秀24h小组发起,对各位太太们发出邀请,进行的欢乐向的云秀生贺小活动!


希望热爱云秀的你们也能加入


我们的唯一要求是HEHEHE!


对于cp我们没有性向要求!因为是生贺投喂活动,所以希望尽量不重三【重复不超过三个】!


活动群号:343795083【加群请备注哦!】


 




0:00云秀中心 @铭薇是小怂包 


1:00


2:00我楚 @林默今天填坑了吗 


3:00伞秀 @花果咬破 


4:00


5:00


6:00昊楚 @龟梨太太 


7:00翔楚 @今生已到不了科尔多瓦 


8:00张楚 @酝魇 


9:00肖楚 @花下锦鲤 


10:00喻楚 @西希 


11:00周楚 @IVY天天天天天天 


12:00张楚 @楸木未苏 


13:00孙楚 @万俟溱蓦丶祭酒待君歸 


14:00郑秀   @晨光初露 


15:00楚苏 @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16:00楚苏 @Miss.Water 


17:00风楚 @六晔 


18:00叶楚 @萧白鹭 


19:00喻楚 @西灏。 


20:00韩楚 @咸到发苦非鳄鱼 


21:00风楚 @墨止戈℃ 


22:00喻楚 @兮木有枝 


23:00王楚 @容长悦 


 



占tag致歉。一个flag

还有10天中考
立个flag
这条lo一点热度100字,一条评论300字,然后涨一个粉500字。
考上第一志愿1000字
没考上就5w字!
年底前还完!
直到我知道结果为止√
带上上次剩下的2w5+
全职,魔道,剑三,文豪野犬,月歌……什么的都行√可以点文。
不多说了我继续复习……

抄袭就算了这种全文复制黏贴的……

蘇諾-高考弧弧弧:

p1-p5  @巴山夜雨涨秋池 在2017.6.5发的一篇文
p6是她的发文时间
p7是她的主页
p8是我发的文,可以在我主页里翻到。

我刚从学校回来  @修天  小天使告诉我她抄我的文,没有什么好说的,删文,公开道歉。

真的超级气,气的我要再艾特她一遍  @巴山夜雨涨秋池